第九章谋定在先小说精选

地方,更多人的是铁和血。”  晁盖点了点点头对晁冲道:“这次行动中十分凶险万分,虽然我晁盖的儿子岂会怕难!去看一看你母亲吧,行动中的事切记跟她讲,省得她怕。”  晁冲明白了晁盖的意思,简言之的做好准备,更多人的是做好心理准备,其中在内战死沙场在外。提早与家人团晁冲略一思忖也就明白了,晁盖此举目的就是杀人立威,只要立威的目的达到了,震慑敌人的目的达到了,杀的是谁还重要么?。

免费阅读

  继续商量了一些细节之后,晁冲不禁问道:“父亲,这事确定是二龙山干的么?不会是有人故布疑阵吧?”

  晁盖哈哈笑道:“真假与否,有关系吗?”

  智多星吴用也笑眯眯的看着晁冲道:“是他们如何?不是他们又如何?”很显然存了考校晁冲的意思。

  晁冲略一思忖也就明白了,晁盖此举目的就是杀人立威,只要立威的目的达到了,震慑敌人的目的达到了,杀的是谁还重要么?

  晁冲笑道:“孩儿明白了。江湖从来不是只讲信义的地方,更多的是铁和血。”

  晁盖点了点头对晁冲道:“这次行动非常凶险,但是我晁盖的儿子岂能怕难!去看看你母亲吧,行动的事不要跟她讲,免得她担心。”

  晁冲明白晁盖的意思,所谓的做好准备,更多的是做好心理准备,其中包括战死在外。提前与家人团聚一下,哪怕战死,也不要留下太多遗憾。

  晁冲也稍微有些惭愧,自从开始习武之后,晁冲已经很少跟母亲相处了。每天除了例行的问安打招呼之外,便一门心思的扑到习武锻炼上。勤奋是一个原因,占据人家儿子的躯体的愧疚也是一个原因,每次看到母亲的关爱,晁冲内心便愧疚一分。

  但是明天的行动非同小可,就算是晁冲有了快速恢复体力的金手指,也难保不会战死。因为乱战之中,任何意外都可能发生。

  所以,要珍惜这个尽孝机会。

  晚上一反常态的,晁冲没有再去习武练气,而是跟着晁盖、母亲王氏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了顿悠闲的晚餐。晁冲的话也多了起来,说了许多训练中的趣事,晁升和晁阳出糗的新闻,三人哈哈笑着,很是融洽。饭后晁冲还给母亲王氏捶了捶背,讲了几个小笑话,逗得母亲呵呵直笑。

  晚餐之后,晁冲去找晁升和晁阳商量任务。屋里只剩下晁盖和母亲王氏。原本满脸笑容的王氏,突然面色悲伤起来,看着晁盖,眼中噙着泪水道:“相公,你们是不是要去做危险的事?”

  晁盖一愣,矢口否认道:“没有。你不要胡思乱想。”

  王氏幽幽道:“相公还要隐瞒吗?妾身跟随你多年,你的脾性我难道还不了解吗?每次当你冒险前,都会特别温柔。只是想不到这次冲儿也……,为什么连他也要去,他还只是个孩子!”

  晁盖长叹一声,心中也有不忍,轻轻的将王氏抱在怀中道:“知我者贤妻也!冲儿将来会是晁家的支柱,所以我必须用尽一切办法锻炼他。这次不过是个小小的考验,有我在身边,他不会有事的!”

  王氏心中其实更希望听到晁盖对她说“你想多了”。见自己猜测成真,内心更是悲伤,忍受丈夫出生入死还不够么?现在儿子竟然也要出战。不禁问道:“冲儿可以不去么?”

  晁盖坚定的摇头道:“不经历练,终难成大器!”

  王氏见丈夫态度坚决,只能把头扎在他宽阔的胸膛中,默默流泪。

  第二天,准备妥当,这次晁家面对的是二龙山险要的地形,四五百亡命之徒。所以一百五十晁氏护卫全部做好备战。

  第一步,晁盖命人利用一个白天的时间将东溪村封锁,盘查陌生人员,以防二龙山的探子探听消息。

  第二步,晁盖将自己的贴身亲信财叔留下,组织一些仆人,在练武场上大声呼喝,装出训练的样子。

  第三步,一百五十护卫白天全部休息,准备三天干粮,夜晚二更之后乘夜出村,直扑二龙山。智多星吴用也一起随队出行。

  二龙山距离东溪村一百多里,但是在吴用的建议下,昼伏夜出,用了两夜才赶到二龙山下。

  晁盖将众人招到身边,开始布置任务。向吴用示意道:“学究,你来给大家讲解一下各自的任务。”

  吴用点头,说道:“二龙山长久以来没有被官府攻破,优势有三,其一,头领降龙如来武艺高强,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练至大成,世间难有敌手。其二,山势险峻易守难攻,三道关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其三,五百亡命之徒,疯狂异常。”

  吴用看了看面前的晁冲、晁阳、晁升、陈成,见他们并没有因此被吓住,继续道:“降龙如来武艺虽强,可三年前败在天王手中之后,再也不敢踏入郓城半步,如今,降龙如来仍由天王对付。”

  晁盖颔首道:“三年来,他在进步,我也在进步,看看谁更厉害。”

  吴用继续道:“三道关卡,我的计策是如此这般。明日时分,天王、晁冲、晁阳、陈成和我一共五人借口拜山,解释黄泥岗误会为由上山。对方见我们人少,必然同意。降龙如来或如还抱着将我们骗到山顶击杀的目的。这样更方面我们行动。进入了第一道关卡,冲儿借口拉肚子,留在附近,等待我们山上信号。进入了第二道关卡,晁阳借口等待少爷,留在附近,等待我们山上信号。进入了第三道关卡,不远就是宝珠寺大殿,降龙如来必然自傲,不肯亲自出迎。最多是那个二寨主金眼虎邓龙出迎,那邓龙二流水平不足畏惧。这时天王、陈成和我突然发难,抢占第三道关卡,发出火焰信号,冲儿和晁阳立刻动手抢夺关卡。并发出信号,晁升在山下看到信号,立刻带领晁氏护卫队上山接应。这次任务的关键,在于我们只有数人,需要用最快速度拿下关卡,特别是冲儿和晁阳,第一次应战,可能要杀人,你们准备好了么?”

  晁冲和晁阳对视一眼,坚定道:“准备好了,绝不留情!”

  晁盖见吴用说完,思索了一会儿道:“学究啊,你就不要上山了,你的身体太弱。”晁盖毫不留情的指出吴用的缺陷。

  吴用呵呵一笑道:“比起天王我自然不如,可对付普通人绰绰有余。而且我一身秀才打扮,才更能迷惑人。我们应该在第一时刻击杀对方一位头领。而秀才打扮的我,却是最适合偷袭的人选。”

  晁盖审视吴用良久,点头道:“兄弟之间不必多言,同甘共苦,生死与共!”说完向吴用伸出拳头。吴用呵呵一笑,也举拳碰了一下。两人会心的笑了起来。

  晁冲见状,也急忙有样学样,伸出手掌向上,对晁阳、晁升和陈成道:“同甘共苦,生死与共!”他们三人也伸出手掌和晁冲叠加在一起道:“同甘共苦,生死与共!”说完大家相视而笑。

  第二天天亮,一切按计划进行,晁盖五人各带兵器缓缓向二龙山而去,还没到山脚,负责探查消息的巡山小喽啰就发现五人,将消息送到了山顶的宝珠寺内。

  一个面如淡金的胖大和尚坐在宽大的首座上,听着小喽啰的汇报,皱眉道:“晁盖竟然亲自来我二龙山,难道他有什么后手不成?”

  胖大和尚旁边的座位上一个短发环眼的丑汉言道:“大哥,怕他作甚。只要他上的山来,我们四下包围,量那晁盖再是勇力过人,区区五人,也会被我们耗死!”

  胖大和尚依然皱眉道:“晁盖,那不是一般人,他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难道里面有什么阴谋?山下可传上来晁盖家的消息?真的确定只有五人?”

  短发环眼的丑汉嚷嚷道:“大哥,你太过小心了。我们郓城的探子来信说了,晁家的庄客们每日都在府内大呼小叫的训练,与平常无异。而且巡山的小弟也探听过,近期并没有大群人物来我二龙山周边。不是小弟说你,自从三年前被晁盖打败,大哥你就少了一份洒脱。想我等抛开佛衣,追求的不就是逍遥快活,享乐一世吗?怎么能被晁盖吓住!这是天赐良机让晁盖进我圈套,机会错过可就不再来了,大哥决断吧!”

  胖大和尚犹豫良久,虽然直觉有些不妥,可实在看不出问题出在哪里,而且胖大和尚数年前被晁盖击败,心中有些阴影,不敢光明正大的对付晁盖,现在有一个天赐良机,可以动用手中的兄弟们将其围杀,若是错过,天理不容啊!

  胖大和尚最后点头道:“二弟,一切由你安排,先将晁盖骗入寺内,我准备一些毒酒宴席,如果毒酒宴席不起作用,就刀斧弓箭一起杀出,将其围杀!”

  短发环眼丑汉大喜道:“世人都说晁盖乃当世英雄,我们将其击杀,江湖威名谁人可挡!我们兄弟扬名立万就在今日,大哥稍等,我这就去将晁盖骗入山寨内!”说完,一溜小跑下山去了。

  晁盖一行五人到达山脚,向上一看,二龙山乃是一片连绵山峰,方圆四五十里,山头百座。但唯有临着平原的二龙山主峰最是险峻,在平原之地突然拔高而起数百丈,山上草木郁郁葱葱,直通山顶只有一条险峻山路。原本乃是山下村民到宝珠寺进香敬佛所修,现在宝珠寺被山贼霸占,在山路上修建了三道关卡,果然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且即使宝珠寺被攻占,二龙山主峰之后的山林也是他们逃亡的退路。这也是数年来官府无法剿灭二龙山山贼的一个原因。

  慢慢走上崎岖山路,并没有遭到山贼的阻拦,直到了第一道关卡下,砖石垒砌的两丈高城墙将道路挡住,城墙上几个端着刀枪的喽啰举起弓箭喝道:“来者何人?快些止步,否则我们就要放箭了!”其他小喽啰也趁机辱骂来人不知死活。

  晁盖身材高大,声音洪亮,一张口如天雷滚滚,压过众人,朗声道:“东溪村晁盖前来拜访二龙山,快去通传!”

  那些小喽啰自然听说过晁盖的大名,这可是大人物,也不敢再出言辱骂,急忙道:“天王大名小的也有听说,且等稍待,这就去通传。”

  早就躲在第一道关卡屋内的短发环眼丑汉,见晁盖他们到来,也不马上出去,先晒他们一晒,显显自己的威风。也给大哥准备毒酒宴席的时间。

  又过了近半个时辰,短发环眼丑汉才从屋里出来,假装刚刚赶到,登上城墙,居高临下道:“原来是晁天王,在下金眼虎邓龙,久仰天王大名。不知天王到我二龙山意欲何为?”

  晁盖呵呵一笑抱拳道:“原来是二当家。晁某此来却是兴师问罪来了。”晁盖直奔主题,目的就要是尽快的进入关卡内,免得夜长梦多。

  邓龙哈哈大笑道:“晁天王某非在开玩笑,我小小二龙山哪里得罪天王,还请言明啊!”

  晁盖道:“黄泥岗振远镖局货物被劫,有人说看见大当家降龙如来在附近出现,所以特来询问一二。”

  邓龙佯怒道:“真是岂有此理,到底是谁如此污蔑我大哥,是谁?”

  晁盖冷笑看着邓龙的表演,言道:“是否如此,我想还是和降龙如来当面对质比较好。若是误会,我自当出面在江湖上为二位龙头澄清。所以轻装简从,只带着我子晁冲还有两名家人,并特意请来郓城的吴用吴加亮先生做个见证。不知可否让我们上山呢?”

  邓龙听晁盖说自己的儿子晁冲也一起来了,顿时大喜,杀了你这个老不死的,竟然还连带陪送一个小杂种,真是天助我也!于是急忙道:“当然,当然,不做亏心事,哪怕鬼叫门。快快打开寨门,请天王入内!”

  晁盖向身后的晁冲他们略微一示意,众人心领神会,随着晁盖进入第一道关卡,与邓龙互相介绍了一番之后。邓龙怕晁盖有诈,身边聚集了好几个强壮喽啰,伸手一引道:“请跟我来!”当头引路。

  走了不过十来步,晁冲突然哎哟一声,面有难言之隐道:“邓龙大哥,附近可有茅厕,早晨吃坏了肚子,想拉上一泡!”

  邓龙心中暗喜,若是能将晁盖的儿子擒住,万一压制不住晁盖还可以有个人质逼他就范,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啊。连忙对身边的一强壮喽啰道:“人有三急,耽误不得,快去带晁公子去茅厕。”说完拍了拍那个强壮喽啰的肩头道:“切勿怠慢!”还使了个眼色。

  那强壮喽啰心领神会,应了一声,领着晁冲七拐八拐向所谓的茅厕而去。

  晁盖一行人继续向上爬过了第二道关卡,晁阳知道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向晁盖拱手道:“师傅,少爷还没跟上来,我回去看看他吧。”

  那邓龙连忙阻挠道:“人有三急,可能小少爷多拉了一会儿,不用担心。”

  晁盖对晁阳道:“想来是冲儿身体确实不舒服,你就在这里等待一会儿吧。”

  邓龙见自己的计策不被打扰,也乐的见晁盖身边的力量分散。如此一来晁盖身边只有一个家人,一个秀才。呵呵,晁盖,你真是自己作死,怨不得我等!

完结

水浒铁血英雄传

作者:大地风歌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