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黄巾小马夫 第一章 乱世诺言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口气,“刘三你是我自小养到大的孩子,我刚可以得到消息,黄巾军电话中了,你带着小姐快跑。”老者脸色显的惨白,紧紧地握着少年的手。  “老爷但是!”少年不知所措,自己自小连门都也没出过,该去何方,老者拉住少年就往门前跑去,“小子细软足够多你和我女儿梁县,刘桥村,辛府。...

  时直东汉末年!政治腐败,世间一片混乱,百姓民不聊生。此时张角率领黄巾军举兵了,黄巾军获得了对政权不满的百姓支持,官兵对起义束手无策,被迫向各诸侯请求出兵,是有心平定战乱,还是野心勃勃,英杰们拉开了时代大幕。

  梁县,刘桥村,辛府

  “刘三,别刷马了。”一股老迈的声音传入少年耳鼓。

  少年听到,放下手中工具回头望了望,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快步而来,少年连忙前去搀扶。

  老者气喘吁吁,稍作停顿深吸了一口气,“刘三你是我从小养到大的孩子,我刚刚得到消息,黄巾军打来了,你带着小姐快跑。”老者脸色显的惨白,紧紧握住少年的手。

  “老爷可是!”少年不知所措,自己从小连门都没有出过,该去何方,老者拉住少年就往门前跑去,“小子细软足够你和我女儿到洛阳。”老者言道这眼神中有一丝锐利,“如果你敢作什么苟且之事,我要了你小命。”老者手劲猛然加重疼的少年直叫。

  车上一女子缓缓打开车帘,只见脸上灰溜溜的,涂了草灰,仔细看来仍可看出其美貌。

  “父亲您不和我们一起去洛阳吗?”车上女子问到,眼中似有不舍和牵挂。

  “女儿去了洛阳找你舅舅,路上好好保护自己,爹爹还得守着这祖宗家产。”老者提起衣袖擦了擦眼角泪水。

  “刘三,小姐托付给你,快走吧!”老者将刘三赶上车,望着远去的车影,渐渐消失,孩子能不能到洛阳就看命了,老者眼中满是泪光。

  “小姐你把头盘起来,把我放在里面的衣服换上,路途遥远以便行路。”刘三虽然没有出过门,却知道女人成为人妇后需要把头发盘起来,而换上粗布麻衣更好隐藏,这兵荒马乱的难免有人发国难财。

  “小三子你赶车慢些,我换上衣服。”甜美的声音落入刘三耳中,他是那样的喜欢这声音,他更喜欢车上之人,可自己不过是马夫,如果不是辛老爷,自己早就死在了路边。

  砰。马车压到一块石头,一阵轻风飘过,车帘被微风吹开,刘三下意识看看有没有事,却见一粉色肚兜,一对尚未发育的玉峰颤颤悠悠在她胸中徘徊。

  “小三你混蛋。”车上女子被一看而空,忍不住大骂。

  少年缓过神来,却飞来一轻纱,这是车上女子脱下的衣物,幽幽香气弥漫在少年鼻息,他沉醉在其中无法自拔,砰,车马一震少年陡然而醒,连忙道歉,“小姐,不是的,小人不是故意的。”

  “臭小子,还不快赶路。”少女虽然生气,但在遥远的路上少年是他最亲近的家人。

  少女名为辛弦音,父亲是地方乡老地界大户辛有道,她出生时哭生犹如琴声弦音故取名弦音。

  出了城门,浩浩荡荡的流民一路向西准备逃往陈留,有人拖家带口,有人只身前往,路边已经有人体力不支倒下。

  骄阳似火,炙烤着大地,和逃难的流民,大地已然龟裂,沿路草皮尽被啃食,路上不时散发恶臭,一些人倒在路边身上已然生蛆。

  人流攒动的路上,烟尘淼淼,一股嘈杂声传来,是一中年男人,地上一年迈的妇人和一个奄奄一息的妇女,男人手臂上坐着一孩童,“娘带着你和这婆姨,我们都得死在这,孩儿保证让咱家血脉延续下去,你就撒手吧。”男人跪下哀求道。

  年迈的妇人沧桑的脸颊已经留不出眼泪,她松手了,她已经半月没能张开嘴,一路上滴水未进。

  奄奄一息的妇人应该是男子的妻子,她还死死的抓住男人的腿脚不肯放下,老妇人用干枯的手臂使出了这辈子最后的力气,将儿媳的手掰开,男子一瞬间不见踪影,徒留妇女哭泣之声,他走了自己死定了。

  刘三看在眼里却无能为力,自己不过是个马夫,在路途之中不知能不能自保,此前已经发生了抢掠车马,粮食的事情,在继续下去不知又会发生什么。

  “不要,不要啊。”一衣着轻纱的女人,被一群人围住挣扎着,叫着,与之相反而是男人们的淫笑。

  刘三心中一震,因为那女人正是方才行走在自家马车前面的楚家之人,刘三回头看了看,楚家公子以倒在血泊之中,刘三不免心中沉重,楚家为人慈善待人宽厚,想不到却被家丁杀了公子,强暴了小姐。

  车上传来丝丝哭泣声,被强暴的正是和她最要好的小姐妹,出发时四人还侃侃而谈,她还夸楚家老爷派人护送最为妥当,却不曾行走半日,竟以生变。

  “刘三,你若是将我送到洛阳我便嫁于你。”车上的少女抽噎的说道,她早就对刘三心生好感,况且乱世能自保已是万幸。

  刘三听到先是一顿,心中瞬间充满喜悦,张慌的回道“那怎么可以,小姐我只是一位马夫。”他嘴上不说,但是言语之见弦音早已听出端倪。

  弦音取下手腕的银镯,轻轻放在刘三手中,那种温暖,那种感觉让刘三无法拒绝,这手镯是辛家祖传之物,如非真心岂能托付。

  刘三将手镯紧紧一握,轻轻握住无弦的手,“小姐我就是死也要将您送到洛阳。”少年眼中散发凛凛精光,眼神是那样坚毅。

  马车在人群中行进很慢,刘三由腿脚处撕下一块布,围住嘴减少口渴感。

  夜时刘三不敢休息继续赶路,当他看到身后的人安然无恙,他就感到精力十足。

  “快闪开,驾,驾。”一名衣着官袍的男子被人群逼停,开始用鞭子甩打人群,让其前进,一些本以狂躁的流民开始反击,他们既口渴,又饥饿有人甚至生咬了马匹,马在众人的排涌下轰然倒地,官兵使劲的想拉开人却已然是不可能了。

  官兵想叫停刘三所在的马车,刘三旋即挥动马鞭扬长而去,他早队官兵心生厌恶。

  夜以深,刘三已略显疲惫,便将马车停在树后,下车环绕四周确认没有危险便仰卧在大树后睡了起来。



花灯西施豪门弃少现在我想做个好人逆武通天午夜探险直播玉鉴问道港综世界大枭雄名劫重生之狼帝归来朕真没想败国啊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