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宫凰 第2章 :唐尧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昏黄无光的墙角会有人特别注意到这里,他捂着她的嘴,拖住住她地乱槌打的手脚,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你不想把人惹上回来看见我们现在的的样子吧?”她不想。慕嫣衣总是会也可以轻苏泽衣总是可以轻易的掐住她的死穴,一句话就迫使她安静下来。。...

昏暗无光的墙角不会有人注意到这里,他捂着她的嘴,牵制住她胡乱捶打的手脚,贴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你不想把人招惹过来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吧?”

她不想。

苏泽衣总是可以轻易的掐住她的死穴,一句话就迫使她安静下来。

他感受到钟妙仪放松下来的身体,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她垂着眼帘不肯看他,骨子里的倔让她看上去冷若冰霜。

他撇眉,伸手去捏她的下巴迫使她看着自己,手上的力道有些重了,钟妙仪愤懑的瞪向他的时候眼里有些晶莹的泪光闪过。

“苏大人?”他大拇指轻轻抚摸过她娇嫩鲜艳的嘴唇,说话的声音都带上了些奇怪的蛊惑,“我们有那么陌生么?妙仪。”

钟妙仪使劲晃动一下脸部,试图把苏泽衣的手甩掉,她的眼神冷得像是一坨冰疙瘩,对着苏泽衣‘呸’了一声。

性子倒是越来越刚烈了。

钟妙仪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感觉自己的心口被一柄锤头砸碎了那么疼,她推不动苏泽衣,拼命的反抗在他眼里也不过是些欲拒还迎的手段。

她第一次感觉到了屈辱,没有多想的抬起膝盖想要挣脱他的钳制,用力有些猛,踢在了他的下身灼热处。

苏泽衣身上一僵,猛地一拱,钟妙仪知道自己闯了祸,可是只要他能够不再羞辱自己。。。

苏泽衣缓过气来,他的眼神变得像是要吃人,狠狠掐住钟妙仪的脖子,一直到她快要断气,才把她甩到一边去。

“你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么?”苏泽衣恶狠狠的警告她一句,眼神里闪过危险的光。

她大口大口的吸气,刚才眼前一黑,她以为自己要被掐死:“我是大齐的公主,苏大人问的话,我听不明白。”

苏泽衣阴沉着脸看了她许久,突然笑道:“说得好,那你便做好你的大齐公主。”

他看不清情绪的转身离开了,钟妙仪却觉得自己现在比方才被扼住喉咙还要无法呼吸。

他不肯放过她,警告她,利用她,早已经成为了他习惯里的一环。

苏泽衣走了之后,她一个人在这个角落呆了很久,其实压根也没有想什么,就是单纯的不想走出去。

突然有人从旁边的门走进来,钟妙仪下意识的把脸埋进膝盖里,以为这样就不会被看见了。

脚步声走了两步之后突然停了下来,钟妙仪听见自己头顶传来一个好听的声音,像是对她说的:“你。。。没事吧?”

她面无表情的抬头,不远处站了一个男子,大概是因为背光,他的脸看上去有点黑。

钟妙仪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楞了一下,随后试探性的开口:“妙仪公主?”

唐尧?

钟妙仪眼角一抽,还没回应,恰好小瑶急急忙忙的出来找她,钟妙仪扶着墙壁站起来,蹲得久了,腿都麻得失去了知觉,她回应了一声:“我在这儿。”

声音不大,小瑶瞧了好一会儿才看见光线昏暗的墙角站着的钟妙仪,她警惕的看一眼那个统领模样的男人,越过他来扶钟妙仪:“公主。。。你怎么在这里啊,宫宴要开始了,皇上到处找你呢。”

因为腿麻,所以迈步往前走的时候钟妙仪险些摔下去,小瑶吓了一跳,赶紧用力扶着往上提,唐尧的手伸到一半又慢慢收了回去,他有些不赞同的皱眉看她:“你。。。没事吧?”

钟妙仪摇摇头,稍微适应了一下便能走得稳了:“我没事。”

回到宴席的时候皇上正在跟迟来的太后讲话,太后上了年纪,头发已经白的差不多了,但是气色还很红润,正被皇上的话逗得直笑。

太后开心,大家的心情自然就轻松许多。

钟妙仪落座之后,看见跟在她身后过来的唐尧已经一本正经的走到皇上身边回话,光线下钟妙仪看清楚他的脸,长得干净俊秀,是女孩子们都喜欢的那种模样。

皇上低声吩咐着什么,他连连点了好几个头之后才往后边退了一步准备离开。

似乎是感觉到钟妙仪的视线,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正在看自己,还专门停下脚步对着她咧嘴一笑。

钟妙仪脑子一抽,竟然也回应了他一个微笑。

等她收回视线伸手去拿桌案上的茶盏时,不经意间瞥见苏泽衣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人来的差不多了,钟妙仪旁边的位置却还空着。

除了对面的苏泽衣以外,钟妙仪不认识任何一个人,皇上怕她尴尬,特意安排在妃嫔的这一边位置上。

很快太监宫女就开始上热菜了,外头进来一个年岁与她相仿的小姐,走路的样子就能看出气性很高,她一进门就直接往太后那边扑过去,走的太快钟妙仪也没来得及看清楚。

她仰着脸笑着给皇上请安,瞧太后宠溺的样子,钟妙仪就晓得这个女子是谁了,襄亲王的遗孤云梦琪郡主,太后亲自养大的,是个极其霸道的主。

云梦琪的眼神往钟妙仪这边瞟了一下,钟妙仪垂下眼帘专心吃菜,太后关切地询问云梦琪去哪里玩了,还询问苏泽衣近日来的情况,没人注意到她。

饭菜上齐后,皇上简单地说了几句,因为人多气氛又热闹的缘故,下人们都特别恩赐也去外边聚一聚了,所以没有人伺候布菜。

云梦琪的声音很大,嚷嚷着一定要坐在苏泽衣的身边,这个小霸王向来没有人敢惹,偏生在苏泽衣跟前像只温顺的兔子。

钟妙仪强迫自己不去听云梦琪甜腻的声音,放下筷子抬起眼帘的时候,正好撞见云梦琪故意投来的嚣张又挑衅的目光。钟妙仪冷冷地回看她一眼,被她横了这么一眼,云梦琪愣了愣,似乎是没有想到她居然有反击自己的勇气。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