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铁血英雄传 第一章天一公子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

慢慢的的走在街头,夜幕降临时的路灯昏黄被压抑,就如晁冲现在的的心情。大学本科毕业了好几年了,从中文系的高材生意气风发的走上社会,到现在的工作飘浮没准,生活……像是总是会跟他开玩笑。他始终指出自己很非常优秀,当别人在K歌、玩游戏的时候,他在泼墨画挥毫泼墨画跟随导师反复练习书法国他已经收到过很多次好人卡,有同学的,有朋友的,有马路上摔倒的老奶奶的,有公交车上腿脚不利索的老大爷的……更重要的是,还有前一段时间刚交往的女朋友送给他的好人卡:“冲哥,你真的是个好人,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找个更适合你的人,你知道……”。...

  晁冲是个好人,大家都这么说。其实晁冲觉得自己还有许多缺点和不足,亦有不少需要完善和进步的地方,但是在众人一致的口径下,他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

  他已经收到过很多次好人卡,有同学的,有朋友的,有马路上摔倒的老奶奶的,有公交车上腿脚不利索的老大爷的……更重要的是,还有前一段时间刚交往的女朋友送给他的好人卡:“冲哥,你真的是个好人,但是我觉得你应该找个更适合你的人,你知道……”

  掏出一支红河点燃,慢慢的走在街头,夜晚的路灯昏黄压抑,一如晁冲现在的心情。大学毕业已经好几年了,从中文系的高材生意气风发的走上社会,到现在工作漂浮不定,生活好像总是跟他开玩笑。他一直认为自己很优秀,当别人在K歌、玩游戏的时候,他在挥毫泼墨跟着导师练习书法国画;当别人打牌、泡妞的时候,他在操场上一圈一圈的跑步锻炼身体;当别人在课堂上打盹睡觉、上网聊天时,他在吸取知识,认真学习……

  爱迪生说“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百分之九十九的血汗”,可为什么那些吃喝玩乐的同学混的风生水起,自己努力了,却落这么一个下场?

  真的错了么?晁冲慢慢的在路灯下走着,狠狠的吐出一口烟雾。但随即,他紧紧的握住双拳,心中默念自己的人生格言“我当刚强壮胆,笑口常开,勇往直前,言出必行!”他一遍遍的念诵,如同催眠的符咒一般,强制将自己的疑惑驱散。即使是自我催眠,也要坚持自己的信念不动摇!如果否定了自己的人生信念和行事准则,也就等于否定了自己二十几年来的努力,即使错了,也只能一直走下去!不能有丝毫疑惑!

  人生的选择有许多种,没有最好的,只有最适合。晁冲明白,自己不会唱歌,不会跳舞,不会跟女孩搭讪,不会搞浪漫元素,不会逢迎拍马,不会背后阴人。自己的这种老实憨傻的性格,或许最好的选择就是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好人吧,简单而快乐。

  勘破心中的疑惑,失恋所带来的消沉心情也消散许多,晁冲的眼睛又恢复了以往的干净透彻。回去吧,明天还得继续上班。狠狠吸上两口,将所剩不多的烟头甩在地上,脚尖拧了两下。

  回去的路程并不远,走过一条街,就到自己租住的地方,为了尽快回去,晁冲准备走捷径,穿过一个酒吧边上昏暗的小巷子。但是走着走着,晁冲发觉自己似乎走错了地方,他叹了口气,自己真不该贪图走捷径,果然,麻烦已经近在眼前了。

  酒吧和高楼之间的小巷子没有灯光照耀,阴暗的地方往往是罪恶发生的温床。五个打扮非主流的少年正摁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四肢,裤子都脱了一半。看着突然乱入的晁冲,他们也很惊愕,毕竟做坏事还是悄悄的好,被人发现总归是不美。

  晁冲也正在自叹倒霉,像这种龌龊的事情,在这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几乎时时都在上演,混迹酒吧夜店的女孩似乎在寻求她们自己的乐趣,安知这种活动不是她们的余兴节目?所以根本不值得同情。晁冲已经准备要绕路而行了。

  那几个少年似乎先入为主的认为闯入的晁冲是要破坏他们的好事,其中一个少年提起裤子,冲着晁冲吼道:“**懂不懂规矩!知道我爹是谁吗?告诉你,滚远点,我们你惹不起!”

  本来不想管闲事的晁冲听到这话,反而笑了,失恋的疼苦让他决定报复社会一把。他抽出一支烟,悠然的点上,打火机的火光照耀出他充满讥笑的脸庞。虽然光线昏暗,看不清对面那几个少年的模样,但是想来和自己平时见识过的纨绔子弟富二代没有什么两样。在这种情况下揍他们一顿出出气,想来他们也不敢声张,呵呵,那还犹豫什么呢?

  晁冲笑道:“小子你谁啊?我好像并不怕你,这可怎么办呢?”

  那少年吼道:“老子王天一,京城四少里的银枪小霸王就是我。”

  晁冲吐出一口烟气道:“不够分量!”

  旁边一个少年帮腔道:“王双江将军的公子王天一都不知道,你吃屎长大的?”

  又一个少年插嘴道:“啐,连我们王哥的名字都不知道,又一个乡下来的土鳖!”

  晁冲吐出一口烟雾,呵呵笑道:“看到各位公子这么气势惊人,果然是出身高贵,真是我辈仰望的高峰啊!但是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京城四少的王公子心中咯噔一下,他父亲一直夸耀他是天生的人才,简称天才,具有指尖在电脑键盘上跳舞的优雅气质,具有随意写上两笔就能加入书法协会的超强本领。但是只有王公子自己知道,自己最厉害的特质其实是----看电视剧开头就能分析出结局的超级政治敏感性!

  听到晁冲挑逗般的询问“你们知道我是谁吗?”王公子下意识的感觉自己是不是被父亲的政敌监视了?他们一直在监视着自己,等着抓住自己的把柄!以此来要挟自己的父亲!说不定摄像机镜头正在不远处正对着这里,而且还是红外线的。对,一定是这样,这群无恶不作的狗!我会让你们得逞吗?不,绝不!

  王公子急忙扎好皮带,脸带微笑说:“别误会啊,其实我们是闹着玩的,这个女孩是我们的朋友,朋友自然是要互相关照和自愿的,你懂得!不知道怎么称呼你?”

  王公子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王公子这个天地不怕的人,甚至敢在他老爹王将军的身上揪胡子的人,怎么变得这么客气。一个少年不禁问道:“跟这土鳖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临幸一个女孩,还需要他的同意?这天子脚下还有我们的王法吗?难道这京城已经被土鳖们变天了?”

  “闭嘴!蠢货!”王公子怒其不争的骂了几句,没看到对方是来者不善吗?再加上自己超级政治敏感性,窥探出了其中的阴谋,而小伙伴们却还在懵懵懂懂,难道这就是天才和凡人的差距吗?

  晁冲不禁仰头大笑了起来,将烟卷顺手弹飞,磕碰在墙壁上撞出一朵火花。他纵身冲向那个一直出言不逊的少年,一拳打的对方鼻子冒血,头昏眼花。

  不错,晁冲就是在偷袭。虽然晁冲知道自己平时一直坚持锻炼身体,而且二十六七,正值壮年,肯定比这几个花丛酒色中的少年强壮,但是对方有五人,这就得小心一些了。猛虎虽然不惧怕群狼,但是也没必要冒险。所以他一上来就偷袭,先干掉一个再说。

  被偷袭的少年捂着鼻子,哀嚎着靠着墙根向下坐,暂时没有了战斗力。趁着他们愣神的功夫,晁冲又飞起一脚,踹向旁边一人的胸口,一记窝心脚让对方呼吸困难,躺在地上大口喘气。

  接连两下让对方两人失去战斗力,战果辉煌啊,但是这只是暂时的,不出一分钟,这两人缓过劲来,又是麻烦。所以必须要在一分钟内将另外三人打倒,到时候气势不再的他们,就算还有气力,也没有战心。

  而京城四少的王公子不愧“天才”之称,在伙伴们震惊的时候,他已经回过神来,大怒道:“草泥马,以为老子怕你,兄弟们上啊,打死了我负责!”

  话语虽然豪迈,但是王公子自己是不会冲在最前方的,而其他两个小伙伴裤子还没穿好,惊慌失措下,动作自然快不了。有便宜不占王八蛋,不趁着他们慌乱的时候下手,难道要等他们准备好了聚在一起被他们围攻吗?晁冲虽然是好人,但不是傻子,这样的道理他当然懂得。冲向其中一人,那少年挥拳招架,晁冲左手一挥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向反方向一拧,那少年因为疼痛手臂上扬,胸口自然大开,晁冲提起膝盖,狠狠的顶在他的小腹上,感觉对方还有反抗的力气,于是又连续提膝顶了两下,顿时感觉被抓的手臂没有力气了,手一松,那少年滑倒在地。

  晁冲接着向第四个少年走去,王天一公子他准备最后消遣。那第四个少年显然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大叫了一声,转身就逃,结果因为慌张间皮带没扎紧的缘故,没跑两步皮带滑落,裤子下坠绊住双腿,迎面摔倒,但这点小问题显然不能成为阻止他逃走的理由,连滚带爬的挣扎着逃出了小巷子,大喊着“救人啊”,冲进了酒吧。

  晁冲对着王公子道:“本来想跟你多玩会儿的,但是你兄弟很有义气的逃走了,让我很紧张,只好速战速决了。”说着迎面就是一拳。

  银枪小霸王王公子满脸桃花开,慌忙摆手说道:“别,别,大哥,兄弟我错了……”

  又是迎面一拳,这次打在眼上,不得不说王公子的霸王虽然是银样蜡枪头,但是抗击打能力还是不错的,依然没有倒下,嘴里嘟囔着:“我靠,你tmd到底是谁?”

  晁冲接着一拳彻底将他放倒。接着看了一眼那个躲在角落里一直没逃走的少女道:“还能跑路吗?”

  女孩点了点头道:“嗯,能!”

  晁冲二话不说,拉起女孩的手,一溜小跑的远去了。五个纨绔出来玩耍,难保酒吧里没有他们的打手存在。还是赶紧跑路的好。

  七拐八拐,晁冲也没敢回自己租住的地方,感觉对方不可能再追上来了,才松开拉着女孩的手,这时候那女孩已经气喘嘘嘘的走不动了,要不是自己一直拉着她,她早就蹲在路边不走了。

  晁冲看着女孩摇了摇头,到超市买了瓶冰镇饮料,回来的时候刚好看见她正在扶着墙壁干呕,缺乏锻炼透支体力跑步的人基本上都如此。晁冲在她的背上轻轻拍了几下,待她不吐了,将饮料瓶盖拧开,递到她的手里说道:“喝两口,漱漱口!”

  女孩喝水漱口,晁冲借着城市里五彩灯光,审视了一下面前这个女孩,十五六岁的年纪,一米六左右,应该还在上中学吧,但是穿着短裤,上衣很潮,暴露的地方很能激发男人的**,蓬松的爆炸头,眉眼间化浓妆。晁冲也不禁有了一些呕吐之意,这样的女孩竟然还有人要非礼她,王天一公子的品味该多重啊!还是说自己老了,已经赶不上年轻人的审美观念了呢?

  缓过劲来的女孩向晁冲道谢说:“谢谢你,大叔!你真厉害,你是黑社会的吗?”

  “大,大叔?”晁冲很受打击,默默无语。

  女孩接着激动道:“大叔你当时的样子真是碉爆了,你知道吗?我太崇拜你了!”

  晁冲干咳了一下道:“小帅就可以了,我不想爆。还有,不要再跟我说大叔这个词,小心我揍你!”

  女孩吐了吐舌头道:“不说就不说嘛,帅哥哥,这么晚了我也没地方去,我可以去你家吗?”

  晁冲摇头道:“不行,我跟你不熟。你赶紧回家吧,说不定还能赶上回家的公交车。”

  女孩扮可怜道:“我叫赵橙,大家都叫我橙橙,现在咱们熟了吧。我可没钱回家。”

  晁冲从兜里掏出五块零钱道:“现在你有了!”坐公交最远只需要三块,算上一次转车,五块足够了,自己也不宽裕啊。

  女孩呵呵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啦,我有钱。”接着她的神色变得有些忧伤“我只是不想回去,反正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屋子空荡荡的我害怕。”

  晁冲不禁起了怜悯之心,道:“你父母呢?”

  女孩强打起笑容道:“他们离婚了,谁都不管我,现在我一个人过。很自由不是吗?”

  晁冲从小生活在平凡的家庭里,虽然平凡,可是父母的关爱从来不曾缺乏。比起这个女孩真是要幸福多了。很多人都说,同情一个人是一种本能。晁冲对女孩的同情心又重了一分。

  晁冲考虑了一会儿,也怕这个女孩在半夜回家再遇到什么事情,所以就同意了,说道:“明天早晨就要回家,知道吗?”

  女孩兴奋道:“现在正是暑假,我可以陪你到中午哦!”

  感觉到话语中的挑逗意味,晁冲才忽然想起,这是一个小小年纪就泡酒吧夜店的女孩,千万不能小看啊,不禁为自己的决定有些后悔,但是男子汉言出必行,只好一言不发的领着女孩向租住的地方而去。

  晁冲租住的地方是十几人合租的隔断间式房屋,自己占了一间阳台,不足八平米,一月七百元,在天子脚下真是便宜啊。

  进了大厅的门,那个叫赵橙的女孩就满脸好奇的左看右看,最后嘴里冒出一句“这是人住的地方吗?”

  晁冲白了她一眼,领着她继续向里走,到了自己的阳台隔断间前,打开屋门,说道:“就算这样的地方,我也只占这么一个小角落。怎么样,怕了吧,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回家去吧!”

  赵橙没有回答,而是进去坐在晁冲八平米的屋里唯一的大件奢侈品---床上,在床沿上晃动着雪白的双腿道:“这里晚上人多吗?”

  晁冲道:“一间三居室被分割成十几间屋子,你说人多不多。”

  赵橙露出惊讶的表情,敲了敲隔断用的墙板道:“隔音效果肯定不好,你晚上肯定总是睡不着吧!”

  晁冲道:“不会!”

  赵橙笑道:“那我们在屋里发出的声音,会不会让隔壁睡不着呢,哎,便宜他们了!”说完挑逗般的盯着晁冲。

  晁冲道:“也不会!你也看到了我不是黑社会,救你也不过是看不惯那些纨绔子弟的丑样。而且我很穷,也没想过跟你发生点什么。女孩子怀春也不会找我这样的。如果你晚上怕黑不想回去,可以在这里住一晚。如果你觉得这里环境不好,我立刻送你下楼。你自己选择!”

  看到晁冲表情严肃,赵橙说道:“大哥哥,我知道你不是黑社会,但是跟你在一起的感觉让人很安心,很有安全感,我可以留下吗?”

  晁冲点了点头,赵橙立刻兴奋的站起来道:“太好了,我先去洗个澡。”赵橙拉开门走了出去,紧接着又返回,脸带尴尬道:“大哥哥,你们这里跟个迷宫似得,洗澡的地方在哪儿啊!”

  晁冲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我领你去!”

  到了洗澡间门口,晁冲先敲了敲门,感觉没有动静,才把门拉开道:“进去吧,记住在里面锁上。”

  赵橙嘻嘻道:“大哥哥再给我准备一套更换的衣服吧,人家什么都没带呢。”

  晁冲点头道:“等会儿。”很快找了一身自己的衬衣睡裤返回,从洗澡间的门缝里伸出一只莲藕般鲜嫩的手臂来,手上抓着她脱下来的衣物,并说道:“大哥哥,麻烦你帮我洗一下吧,明天要穿呢。”

  晁冲长叹一声倒霉,将自己的衬衣睡裤塞给她,将她换下的衣服拿走,找来脸盆、洗衣粉,到水房哗啦哗啦开洗。这时一个邻居也来洗衣服,而且还是个女孩,看到晁冲盆里来回搓动的女式**裤,脸上泛红,挣扎了好一会儿才道:“冲哥,那件东西不是这么洗的……”

  这时候晁冲的老脸已经滚烫的如同烧红的烙铁,强词夺理道:“没关系,反正不是我穿。”看到女邻居怀疑的眼神,晁冲继续强调道:“真的不是我穿!”

  在痛苦的煎熬中,晁冲三两下将衣服洗完,端起盆子就走。女邻居在后面急忙喊道:“冲哥……”

  晁冲停下下步,女邻居道:“你洗衣粉忘拿了!”

  晁冲惭愧的低下了头。

  过了半个多小时,那些晚上加班的邻居们陆续的返回,有些老爷们一身臭汗,准备好好洗个澡,结果到洗澡间一看,门紧锁着,里面传出哗哗的水声,于是就端着盆子排队。可又过了半个小时,外面已经排了三四个人,里面还在哗哗的流水,就是不见人出来。等待的人急了,不停的敲门抱怨。

  知道事情真相的晁冲躲在自己屋里不敢露面。

  千呼万唤,赵橙终于出来了,穿着晁冲的衣服,用毛巾擦着头发,对一直敲门的邻居笑道:“不好意思啊大哥哥,人家多洗了一会儿,你不会介意吧。”

  一直敲门的汉子看到赵橙眼睛都直了,什么时候这里搬来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吞咽了一口口水,急忙道:“没事,都是邻居应该的,你是?”

  赵橙笑道:“人家是冲哥的女朋女啊!”因为隔音效果不好,她在洗澡间肯定听见了水房里晁冲和女邻居的对话。

  美女一笑倾城,排队等候的几个热血方刚的汉子都有点受不了了。但是又仔细一琢磨美女话中的内容,顿时大怒,晁冲这个畜生,对这么小的女孩子下手。于是冲着晁冲的屋子喊道:“晁冲!”

  晁冲应道:“我知道!”

  那人怒道:“水费!”

  晁冲答道:“明白!”

  赵橙穿着晁冲的衣服走到阳台隔间门口,冲众人一笑,推门而入。晁冲的眼前也不禁一亮。洗去铅华,露出的才是清纯自然的真容,湿哒哒的头发更是在清纯中增添一点妩媚。自己的衣服穿上女孩的身上宽大中另有一番韵味。晁冲也不禁咽了口唾沫道:“你这样挺好。”

  赵橙笑道:“是啊,我也感觉你的衣服挺适合我的。对了,外面几个人怎么了,好像对你很有意见的样子!”

  晁冲道:“没事,他们牙疼!”

  “牙疼?为什么呀?”女孩好奇心旺盛。

  晁冲道:“羡慕嫉妒恨外加咬牙切齿,时间长了能不牙疼吗?”

  女孩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样子真的挺诱人的。

  女孩双手抱头打了个哈切,胸前两点突出,晁冲的白衬衣其实有些透光。

  晁冲道:“困了就早点睡吧,你在床上,我把凉席铺地下。”

  赵橙坐在床上抱着双膝道:“不要吧,床上可以睡两个人啊,只要在中间画一条线,谁也不越界不就可以了。”

  晁冲把凉席铺在地上道:“没兴趣跟你玩这个游戏!”

  赵橙笑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呢,有个书生赶考,天黑了只好去一家求宿,那家里只有一个女主人……”

  晁冲躺在凉席上,双手抱头打断她道:“畜生不如的故事我也听过。但是我希望你明白,在畜生和畜生不如之外,还有一些坚持原则、诚实正直的人,他们才是这个世界的脊梁!”

  赵橙抱膝将头贴在膝盖上,好奇道:“我只知道大哥哥叫晁冲,可以给我说说你的故事吗?”

  晁冲道:“不能!”

  赵橙不死心道:“为什么呀,我平时睡觉很晚的,再聊会吧。”

  晁冲道:“我睡觉不晚!”顿了顿,开口道:“那说说你吧,为什么不好好上学,晚上泡夜店可不好。”

  赵橙想了想道:“我也不想说。”

  晁冲道:“那就睡吧。”

  赵橙无奈的在床上躺好,看着地上的晁冲,喃喃道:“冲哥,你是个好人!”

  “靠!今天这已经是第二个女孩这么说自己了!去他妈的!”晁冲心中暗骂,把灯熄灭,不再言语。

  赵橙道:“平时在家我都开着灯睡觉,因为我怕黑。但是今天晚上我什么不怕了。”

  晁冲:“……”

  见晁冲没有答话,赵橙也闭上眼睛,微笑着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晁冲睁开眼睛一看,床上的女孩已经不在了,借给她的衬衣睡裤整整齐齐的叠放在床上。昨晚洗好的女孩衣服果然已经被穿走。

  晁冲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道,这样也挺好,人生有许多场偶遇,有许多次擦肩而过,何必太过执着。起身准备去洗漱,却发现床头边上小桌子上水杯压着一个纸条,上面秀丽的几个字:我会再来的,冲哥哥!

  晁冲心中一暖,没再多想,洗洗漱漱,准备上班。

  连续三天匆匆而过,晁冲从最初的一点期盼,后来变的平淡,下班回家,刚走到楼下门口,一辆宝马325i骤然停在自己附近,车窗降下,赵橙熟悉的脸露了出来,但是满脸焦急,刚要开口疾呼,一只手从车窗里伸出,手中握着一把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冲着晁冲。晁冲这才看到王天一充满讥笑的脸。

  靠!晁冲愤怒了。

  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晁冲感觉胸口一疼,整个世界变慢了,赵橙哭喊着从车里爬出来,王天一又举枪瞄准了晁冲的头部。

  靠,老子不服!有本事再来一次!晁冲想要大声疾呼,但是眼前一黑,什么都结束了。



前方高能乱史匠仙临高启明花掉1000000亿汉末独行穿越从王牌御史开始体术之拳破九天快穿:男神,给个面子剑主江湖洪荒圣纪

全部目录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