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妃嚣张:残王宠妻无度 第二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免费提供更多盗妃猖狂:残王宠妻骄奢第二章的全文深度阅读,扶着伤的男子在树林里走了一会儿,苏离找到了了一座废旧的茅草房。 步入茅草房,将男子放到那张破破旧不堪旧的木床上,她小心翼翼地扯开男子左手臂上...进入茅草房,将男子放在那张破破旧旧的木床上,她小心翼翼地扯开男子左手臂上的衣袖,瞬间看见一道深深的伤口,血肉模糊。。...

扶着受伤的男子在树林里走了一会儿,苏离找到了一座废弃的茅草房。

进入茅草房,将男子放在那张破破旧旧的木床上,她小心翼翼地扯开男子左手臂上的衣袖,瞬间看见一道深深的伤口,血肉模糊。

“这下手还真是够狠的。”

苏离暗自感叹一句,用力扯下男子的衣袖,动作麻利地替他将伤口包扎起来。

包扎完毕后,她侧身坐在床边,看着紧闭着眼眸的男子,叹气道:“算你运气好,遇上本姑娘。不然呐,只怕你就要死在这荒郊野外了!等你醒后,一定要好好感谢本姑娘,知道吗?”

只可惜,男子没有对她的话做出任何的回应。

顿时觉得有些无趣,苏离撇撇嘴,目光落在他那张银质的面具上,突然来了兴致。

大半夜的还戴着面具,是有多害怕别人看见他的模样?

还是说,他长得太丑,丑到必须戴着面具才敢出门?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嫌弃别人脸丑,她怎么忘了现在的她,也是一副丑陋的模样。

没再多想,她往前移动了一些,微微弯腰凑近男子,她慢慢地将右手伸向他的脸颊。

然而,当她的手刚触及到他的面具时,原本一直没动静的男子,却是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紧闭的双眸倏地睁开,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她。

苏离被吓了一跳,慌慌张张地说道:“你你你……你这是做什么?你就是这般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

“休想摘下我的面具,不然……”男子的声音冷冽得宛若冻结的冰,语气更是带着不容反抗的威严,“你的下场只有死!”

稍稍怔了怔,苏离顿时有些不悦起来。

哟,这人是在威胁她吗?

她本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怕再死一次吗?

说不定再死一次,她就会回去她原本的时代呢!

一巴掌拍在他的手背上,她没好气地说道:“我对你的模样才不感兴趣呢!男女授受不亲不懂吗?把你的手拿开!”

男子倒是有些无措起来,赶紧放开她,嘴角边也是一抹讪讪的表情。

瞪了他一眼,苏离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角落就地蹲下,双手抱臂,头枕在双臂上,就这么睡了过去。

男子却一直没合眼,打量一眼这座破屋子后,视线落在她的身上,细细地打量着她。

明明是一个长相丑陋的女子,说起话来倒是挺冲的。

不过,这样一名女子,怎会三更半夜出现在这荒郊野外?

然而,未等他想明白,浓重的困意袭来,他便沉沉地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有多久,他忽然灵敏地察觉到,屋子里突然有一阵响动。

立马睁开一双深邃的鹰眸,入目所及的,是一抹黑色的身影。

“主人。”来人单膝跪下,双手抱拳,微垂着头,一付毕恭毕敬的模样,对男子说道,“属下来迟了,还请主人恕罪。”

男子并未说话,翻身从床上下来,迈步便往茅草屋外走去。黑衣男子赶紧起身跟上。

那戴着面具的男子在走了几步后,忽然止步,扭头看向角落里那一抹蜷缩着的小小身影。

她睡得很沉,并未注意到他们的动静。

“主人,需要属下去调查她的身份吗?”

“不必。”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不带一丝感情色彩。

很快,两抹身影便消失在了茅草屋外,隐没在无边的黑夜当中。

翌日,金灿灿的阳光照耀进来,遍洒一地。

苏离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这才站起身来,迷迷糊糊地朝着床边走去。

却是在看见那空荡荡的床铺时,她瞬间清醒了。

伸手在床上摸了摸,早已冰凉,显然已经离开很久。

心中顿时不悦,她双手叉腰,环顾一眼整个屋子,嘴里骂骂咧咧道:“不报答本姑娘的救命之恩也就算了,居然一声不吭就这么走了。这男人也太没礼貌了吧?”

不过很快她便恢复平静,整理心情后,她迈步朝着屋外走去。

既然那人已经走了,她也找不回来,自己又何必生气呢?就当是做好事积德吧。

而今日,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要好好去会会那些把她装进棺材里的人,让那些人睁大眼睛看清楚,她苏离还好好的活着!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