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封少太戏精 第3章 你这个狐狸精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夏安暖在超豪华的大宅里度过了一个闲逸的这个周末,周二的时候正常再次回归了工作岗位。给她的大学同学兼蓝颜做秘书。夏安暖一本正经的回报着总经理宇文勋昨天的日程,可一抬起头却意外发现给她的大学同学兼蓝颜做秘书。。...

夏安暖在豪华的大宅里渡过了一个闲适的周末,周一的时候正常回归了工作岗位。

给她的大学同学兼蓝颜做秘书。

夏安暖一本正经的回报着总经理宇文勋今天的日程,可一抬头却发现对方根本就没有在听她说什么,而是满脸桃花笑容的发着短信。

“暖暖啊,下午的那个跟什么跟老总吃饭就取消吧,我有更加重要的约会。”宇文勋终于放下了手机,不减风流本性的冲夏安暖眨了眨眼睛,“我约到现在当红的那个女名字顾薇薇吃饭。”

夏安暖对他的滥情和风流已经麻木了,只是严肃的提醒他:“董事长已经发话了,你要是再这么不务正业,下个月就把你下放到市场去卖洗衣机。”

宇文勋撩了一把头发,起身不以为意的说:“我爸不会的,我可是他的独苗……咦,暖暖,你脖子上是被蚊子咬了么?”

夏安暖尴尬的扯了一下衣领,这是那天晚上留下的痕迹,太深了所以到现在都还有点浅浅的印子,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宇文勋看见了。

宇文勋好奇的不肯罢休,往前一步直接以拉夏安暖的衣服,脖子和肩膀的痕迹顿时全都被他看到了。

他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间,很快变成吃惊:“夏安暖,你是不是有男人了?”

夏安暖脸上忍不住有些局促的发红,挥开宇文勋的手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

“好好好,不关我的事。”宇文勋好脾气的举起双手,改口说另外的事情,“那你现在陪我去挑礼物吧,顾薇薇昨天得了个什么最佳偶像奖,我得送个礼意思意思。”

夏安暖翻了个白眼,这个宇文勋,从来不会把心思放在工作上。

跟着宇文勋往电梯走去,不知道怎么,夏安暖忽然想起了那个神秘的少爷来。

不知道他,又是个什么样的人……

两人来到奢侈品商场,宇文勋直接进了珠宝店的VIP区,看着橱柜里光芒闪烁的首饰,指着一个心形钻石的戒指说:“这个给我看看……暖暖,来你试戴一下我看好不好看。”

夏安暖也不是第一次给宇文勋做试戴模特,没什么扭捏的就把手伸了出去,看着宇文勋把戒指套在自己的无名指上。

莫名的又想起了那个少爷,按着他们的这个随便的婚姻关系,以后也会戴上戒指吗?

她想得入神,一点也没有注意到不远处一个狗仔正在偷偷摸摸的拍照。

“我打死你这个狐狸精!”耳旁忽然响起一声尖叫,紧跟着一个包包迎头朝着夏安暖砸过来,她连忙往后退开,后背抵着靠在了墙壁上。

冲过来的女人带着墨镜和口罩,看不见脸,但听那声音,可不就是眼下那个当红女星顾薇薇吗?

“宇文勋,你刚刚还说只爱我一个,现在竟然就跟着这个狐狸精挑戒指!”顾薇薇说着激动起来,扯开了眼镜,露出自己那张明星脸。

“这是个误会。”夏安暖冷静的解释。

顾薇薇却不依不饶:“狗屁误会!我从来没见到宇文勋用那样深情的目光看过一个女人!你肯定就是下贱的小三,我挠死你!”

顾薇薇喊着就冲上来,夏安暖一时没有躲开,被她抓住了衣服,顿时就是一通疯婆子一般的撕扯……

撕拉——她的衬衣都被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了里面的白色的吊带以及尚且还未消退的痕迹。

顾薇薇见状更是喊得大声了,指甲都要抓到了夏安暖的脸上。

“宇文勋!管好你的女人!”夏安暖忍不住大吼了。

一旁看戏的宇文勋这才走过来,抱着顾薇薇一通解释和安慰。

夏安暖莫名其妙的躺枪被扯烂了衣服,也没心情伺候宇文勋这个风流的大爷了,直接转身就往电梯走去。

埋头进了电梯,她也没看里面是否有人,只顾着整理自己被撕开的衣服,肩膀上忽然一热,一件黑色的西装上衣盖在了她的身上。

夏安暖疑惑的抬头一看,猝不及防的撞进了一双深邃如海,又潜藏着巨浪暗礁一般的幽深眸子里,心脏猛然一滞,好似跳漏了一拍。

“作为一个已婚妇女,你难道不该检点一些吗?”那人开口,嗓音醇厚迷人,隐隐约约之中又带着一点熟悉,但夏安暖想不起自己在哪儿听过这个声音。

她从眼前这个俊美男人的身上仓皇的移开失神的目光,心里疑惑的咕哝,这个男人怎么知道自己结婚了。

不过面上却还是礼貌的谢谢他的衣服。

电梯门叮的一声拉开,男人再次开口说道:“我送你回家。”

“啊?”夏安暖愣住,不过眼前的男人显然并不是在询问夏安暖,他已经抬脚走了几步,见夏安暖没有跟上来,侧首过来,刀锋一般的眉毛微拧,“快点。”

夏安暖懵懵的走了几步,快到出了商场门口了才猛然反应过来。

“你干嘛要送我回家?”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器宇轩昂,又相貌俊美,可两个人之间萍水相逢,他干嘛要这么帮自己?

“我帮你,没有理由。”男人语调沉沉的回答,霸道又霸气,听得夏安暖耳根一下子就红了。

没想到啊,这男的看着面瘫冰山的,还这么会撩妹。

难道是要追自己?夏安暖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有自知之明的把这个假设去掉了。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用你送。”夏安暖站定在原地,与这个男人保持了距离,晃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撒谎说,“我已经叫我老公来接我了,所以……”

她抱歉的笑了笑,又一次把那个没见过面的老公拉出来挡枪,对这种事情夏安暖真是越干越熟练了。

身前的男人定定的看着自己,晦暗的眼底似乎隐隐带着笑意。

这个小女人,这是根本没他认出来吧?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他并没有拆穿夏安暖。只是说:“不用在我面前找借口,上车吧。”

说着便不由拒绝的拉开了车门,等着夏安暖上车。

夏安暖拗不过这个男人的强势,只得被带上了车。

车子里宽敞,却气氛莫名的沉闷。

男人强大的存在感几乎侵占满了整个车子的空间,夏安暖甚至在鼻尖嗅到了属于男人的那股冷冽又迫人的味道,顿时浑身都有些不自在起来。

“你……叫什么的名字啊,我改天请你吃饭,算是谢谢你吧。”实在是受不了这沉闷,夏安暖打破了安静。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终生妻约天哪,我变成鳄鱼了炉石之末日降临别怕,老祖在!名劫从这头打到那头快穿之白莲花有点白在异世界辅助最强女妖精鸿渐于磐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