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封少太戏精 第2章 证都领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夏安暖愣了一下,随后抬起头一看,唇角登时一弯:“爸爸……”夏守国嗯了一声,柔声说:“工作不顺心顺意吗?怎么在外面被雨淋?”夏安暖满怀苦意,却更本不能够跟父亲说一个字。他本摇摇头,夏安暖只能独自咽下所有的苦楚,然后说了一句:“我没事。”。...

夏安暖愣了一下,随即抬头一看,唇角顿时一弯:“爸爸……”

夏守国嗯了一声,柔声说:“工作不顺心吗?怎么在外面淋雨?”

夏安暖满心苦涩,却根本不能跟父亲说一个字。他本来就有严重的高血压,要是知道家里的那些糟心事,肯定要进医院。

摇摇头,夏安暖只能独自咽下所有的苦楚,然后说了一句:“我没事。”

夏守国点头说:“没事就回家吧。”

夏安暖默了一阵,还是说:“好。”

夏守国欣慰的点点头,伸手将女儿拉起来,父女二人挽着手臂一路往前走。

夏安暖母亲去得早,早几年一直是父亲在照顾自己,后来虽然二婚,但父亲在吃穿用度上,从来没有亏待过自己,夏安暖,很在意父亲。

两人平和的走到车前,夏守国亲自给吓安暖拉开车门,只是这车子里,原来还有一个人——许美珠。

夏安暖脚步顿时僵住了。

夏守国不知道原因,只是催促说:“上车啊,外面雨越来越大了……”

夏安暖心想父亲就在这里,许美珠肯定不敢对自己做什么,一咬牙,矮身上车。

只是没想到,她上车之后父亲就关上了车门,在车外说道:“我公司还有点急事,要去处理,暖暖,你就跟你阿姨先回去啊。”

“爸爸,不……”夏安暖立即想要下车,但车子却在下一秒立即发动了!

一声呼啸之后,父亲的身影渐渐远了。

而夏安暖这个时候才看到,前面开车的人,竟然就是顾江临!

他们想要做什么,夏安暖用脚趾头想都知道。

许美珠满脸的得意,看着自己的新做的指甲说:“夏安暖,你要是识相呢,就乖乖的让江临睡你几次,给他生个孩子,要不然,我们立即就去跟你父亲说你恬不知耻的勾引妹夫!”

夏安暖只想一口唾沫吐许美珠脸上,她嘲讽说道:“原来你算计我的理由就是这个,想要给帮夏安雪生个孩子,你们做梦!”

她就算是死,也不会帮他们做这种事情!

心里一横,夏安暖不顾车子还在行驶,拉开车门一咬牙就跳了下去!

也是她运气好,车道的旁边就是草地,她只是有些磕到了膝盖,忍着疼痛爬起来,她抬脚狂奔。

身后,顾江临开着车追了过来!

她双腿怎么跑得过四个轮子,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一慌之下也顾不得其他的,远远看见旁边刚停下一辆黑色车子,想也没想的就直接冲了进去,关上车门喊道:“师傅,救救我,快开车!”

司机是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人,回头诧异的看了一眼夏安暖,表情很是微妙。

夏安暖心里着急,也没注意,只是着急说:“快开车,摆脱了!”

司机点点头,依言发动了汽车。

车后,顾江临还在穷追不舍。

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趁着红绿灯车头一拐,滑进另一条车道里,轻轻松松的就将身后的人给甩开了。

夏安暖松了一口气,正要说谢谢,前面的人就先开口了。

“夏小姐,我是南城。”明明是素未谋面,他却一下子就叫出了夏安暖的姓氏。

“你认识我?”夏安暖很是疑惑。

南城点头,说道:“昨晚和您在一起的,是我家少爷。”

这突然的转折让夏安暖一下子懵住了,昨晚的那个男人……

“少爷说他会负责,特地叫我过来找你,通知你们已经结婚的消息,并且带您回家。”

这话里的信息量太大了,夏安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她缓了好一会,才惊讶说道:“你在开玩笑吧……”

她已经结婚了?还是跟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男人?

这根本就是笑话!

南城没什么反应的说:“我没有开玩笑,您现在已经是少爷的妻子了。这里是您与少爷的结婚协议,您可以现在签,也可以让我继续替您保存。”

夏安暖懵圈的接过协议,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从今天早上的捉奸开始,到现在的突然结婚……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定是她在做梦吧!

说完这个,南城没再多说其他的,只是继续往前开车,也根本不管夏安暖怎么抗拒,车子还是义无反顾的停在一栋豪华的别墅前。

夏安暖有些惊呆的看着面前的别墅,简直就跟童话里的城堡一般,这根本就是一个庄园啊!

南城刚一下车,一个仆人就小跑着递过来一个红色的本本,上面烫金的三个字刺到了夏安暖的眼睛——结婚证。

南城翻开本子,夏安暖眼尖在看见里面的自己和另一个男人的照片,还未等她看清男人是谁,南城收起了结婚证继续说:“以后这里就是少夫人的家。这是管家刘叔。”

穿着整齐燕尾服的和善老人冲着夏安暖一笑,恭敬喊道:“少夫人。”

“等一下!”夏安暖却感觉无比眩晕,扒着车门并不想进入眼前的豪宅,“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答应要嫁给你们少爷!”

刘叔呵呵一笑:“证都领了,少夫人您就别闹别扭了!”

夏安暖一口咬定:“那一定是个假结婚证!”

说完就想溜。

南城面无表情的直接一抬手,叫来十几个人高马大的保镖,保镖们气势汹汹的上前,一副你敢跑我们就不客气的样子。

夏安暖吞了一口口水,鸡蛋磕石头可不是她的风格。

半个小时,识时务者的夏安暖坐在了主卧的大床上,问一旁的刘叔:“你们少爷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为什么要跟我结婚?他就这么找不到对象吗?”

刘叔满脸慈祥的笑容,却不回答夏安暖的话,转头就指挥着女仆门将好几排挂满了各种衣服的衣架推进来,紧接着又是各种珠宝首饰,华丽到几乎闪瞎了夏安暖的眼睛。

“少夫人,您看这些东西您满意吗?”刘叔笑呵呵的说,“少爷说了,不满意您可以一直换,换到您满意为止。”

夏安暖眨了眨眼花缭乱的眼睛,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讶问道:“这些都是你们那个少爷给我的?”

刘叔点头:“是的。少爷很疼爱您。”

夏安暖愣着半天回不过神,这种天降馅饼的事情,怎么看,怎么也是不可能的嘛!

她还没有跟那个少爷正式见过面呢!就这么大方,难道……他有什么隐疾?

比如特别丑,特别老?面上有残疾之类的……

夏安暖陷入各种幻想之中,一时没有注意到卧室里在短短几分钟就被各种衣服鞋子包包和首饰堆满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偌大的地毯上到处都是颜色缭乱的高跟鞋。

她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这也太夸张了吧。

夏安暖只得又叫来了刘叔,把这些东西都搬了出去,随后任命的往床上一趟。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那个少爷,又到底是谁啊……”

不过……

想起昨晚两个人发生的事情,这个男人也算说道做到,估计不是坏人吧。

那结婚的事情,也不算太糟。勉强还能接受吧……

她翻了一个身,看着窗外的阳光,昨晚的疲惫渐渐涌上来,她竟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

楼下,刘叔拿着一份文件脚步匆匆的从客厅里出去,恭敬的对着迎面走过来的高大男人说道:“少爷,少夫人已经睡下了。”

男人菱角分明的五官上并没有什么表情,深邃眸子看向二楼。

“要上去看看少夫人吗?”刘叔贴心的问。

男人摇头,结果刘叔手中的文件翻了几页,幽深的眼底几分冷意:“还有事情要处理。”

昨晚他被人算计的账,他可是要好好算回去。

要不是误打误撞的遇见这个女人,今天的新闻不知道还会怎么写他昨晚的失控。

“照顾好她。所有的情况都要通知我。”男人淡声说完,转身离开了别墅。

夏安暖是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她捞过手机,看见是父亲的电话,清醒了几分,接起电话。

“爸?”

夏守国带着病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你阿姨的脸,真的是你弄伤的?”

夏安暖很是迷茫,徐美珠脸上受伤了?她根本没有碰过她一下啊……

徐美珠隔着电话大声喊道:“安雪和江临都亲眼看见的,还能有假!这个夏安暖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今天划我的脸,明天就怕是要划我的脖子,要我的命了!”

夏安暖捏紧了手机,对着父亲耐心解释说:“爸爸,那是误会,我根本没有……”

夏守国不悦的打断她的话责备道:“再怎么这也是你阿姨,你怎么能动手呢?”

听见父亲责备的话,夏安暖心底一瞬间涌上来汹涌的委屈,明明就是徐美珠先对她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凭什么现在挨骂的人还是她?

就真的让她是不会咬人的小白兔吗?

“爸爸,你能让阿姨来接电话吗?”夏安暖隐忍着怒气说。

夏守国习惯性的以为是夏安暖要道歉了,毕竟发生矛盾之后道歉的人都是夏安暖。

“夏安暖,我告诉你,这次的事情我跟你没完!”徐美珠也以为是夏安暖要示软了,语调更是趾高气扬。

夏安暖却没再收敛隐藏的倒刺,冷硬的说道:“你别在我父亲面前装可怜。我告诉你吧,托了你昨晚算计我的福,我现在认识了一个十辈子也惹不起的男人,他现在可是我的靠山,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嚣张,我会让他好好收拾你们许家!”

说完,夏安暖啪的扣掉了电话。

心脏在胸腔里砰砰直跳,她刚刚说了谎话来给自己壮胆。

这个跟她结婚了的少爷,应该是个很有权有势的人吧,不然怎么会住这么大的别墅?自己借用一下他的名义,没问题的吧……

而另一边,夏安暖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说出去的话,一个字不差的被另一个坐在办公室里的人听了去。

夕阳西落,橙色的光芒落在男人冷硬的侧脸上,如雕塑一般,俊美又轮廓分明。

一向抿紧的薄唇轻轻勾了勾,他饶有兴致的笑了一下。

竟然说我是她的靠山,真是胆大的小猫儿。

徐美珠震惊的看着挂掉的电话,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见的。

想起今天夏安暖被十几个保镖带走的画面,难道……不是夏安暖得罪了什么人,而是她被什么权贵给看上了吗?

这怎么可能!

夏安暖那个贱骨头,可是连她家安雪一般的美貌都没有,安雪都没有被看上,这个死丫头怎么可能会被看上。

肯定是诈她的。

真是嚣张,看她接下来怎么收拾她……

想着,徐美珠脸上露出恶毒的笑容。



放妻书隐藏版娇妻重生之独步江湖万界之最强哥斯拉封神第一帝牧龙师天才恶魔飞仙沧元图望海潮传奇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